恶之花--网络游戏七宗罪(二)

■本刊记者 寂静的冰河

  假如有位善良的基督徒怀着仁慈心肠,
  趁一个沉闷而昏暗的夜间,
  把你被人赞美的遗体埋葬,
  在某个古老的废墟后面,
  
  当贞洁的群星纷纷闭上
  昏昏欲睡的双眼、
  蜘蛛就要结网、
  蝰蛇就要产卵;
  
  从你被黄土封住的头颅上,
  你就会终年听见群狼,
  与女巫因饥肠辘辘。
  
  而悲哀地大声疾呼;
  听见老色鬼在淫笑,听见卑劣的骗子,
  在策划阴谋诡计。
  
  以上文字是法国著名诗人波德莱尔的诗集《恶之花》中的节选。也许各位未必能完全理解这位法国现代派诗人的名作,但是相信所有为了网络游戏神魂颠倒、精疲力尽的玩家都可以理解,他所描绘的那种疯狂的迷恋之后的复杂感觉。尽管这位大诗人所意乱情迷又爱又恨的是男女之间的情欲和爱恋,不过我想各位玩家在网络游戏中也一定找到了这种感觉。

  罪恶的花朵,往往却拥有最艳丽迷人的外表。那么,我们能分辨么?
  
 人妖

  “如果有了一颗仁慈的心,妖就不再是妖了,是人妖……”
  ——语出自《大话西游》唐僧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为一向絮絮叨叨的唐僧却用最精练的语言描述出“人妖”这一网络游戏特异现象的本质特征。妖的凶恶外表,人的善良心灵,用来比拟网络游戏中所扮演角色性别与玩家自身性别背离、冲突的现实的确非常形象。在那个纷乱的世界里,一个精灵弓箭手美丽面孔的背后,没准是一条彪形大汉长满络腮胡子的脸;而如同成奎安一般拎着片刀,骂着粗话追杀他人的游侠,很有可能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在操纵。总之,一个个ID所代表的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角色。

  由于工作繁忙,记者组众人一向没有时间玩网络游戏,但我们的工作内容又逼迫我们必须花费时间进入那个世界,体验里面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所以我不得不仿效那种省时省力的做法,在某个论坛上贴张公告,求购一个中高等级的ID。收到的回复是热烈的,看来依靠网络游戏发财的人不在少数,不过有个内容比较特别的回复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可以将我在《传奇》里44级法师帐号和所有装备无偿转让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如果感兴趣请用QQ和我联系。村上砍树。”

  (注:本文中所涉及ID为保护个人隐私均加以改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无偿转让?这个ID可值不少人民币啊。怀着好奇的心理,我联系了这个名为“村上砍树”的回复者。他的条件很简单,不得在游戏中向他的朋友泄露这个ID已经易主;在一段时期内每天必须到某一个地点去和一个名叫“易水河畔”的人练功。记者敏锐地意识到,这么简单的条件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如果我答应了这个条件,我将成为这个秘密的继承者。为了防止莫名其妙被卷入一场麻烦里,我必须问个清楚。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也省得你将来找我,说我把一堆麻烦抛给你。”在一番追问之后,QQ那边终于说了实话。“我是一个男生,现在上高中。不过在游戏中我扮演的是一个女性角色,整天以一个MM的身份在那个世界里厮混。”

  “事实上,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在实际生活中的朋友也比较少,学习成绩一般,除了能写写东西没有什么特长,而且我人长得不帅,个子也不高,戴着厚厚的眼镜片。在班里我是一个平凡、默默无闻的人,很少有人关心我,注意到我的存在,有时我觉得即使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渴望被人关心,我希望能有人和我好好说话、做朋友、一起去做件事情,我知道那样是种很快乐的心情。虽然我很孤独,但我也曾经有过那种心情。

  在实际生活中是不可能有人那样对我的,我早就明白这一点。所以当网络游戏一出现,我就以一个女性身份进入到其中,在里面打怪、练功、交友。我把这个女性的身份扮演得像极了,我会向别人撒娇,向他们发牢骚说同学的杂七杂八,甚至说熬夜了脸上会长痘痘,不陪着他们彻夜胡闹。尽管《传奇》游戏里面人妖盛行,可谁也没有怀疑过我不是一个女性。他们和我聊天,陪我练功、完成任务,替我解答作业中的疑难,和我一起追杀游戏中欺负我的人,我们是好朋友,当然我知道这是以我不暴露身份为前提的。在实际生活中我也快乐了很多,不会埋怨在学校中没有人注意我,因为在另一个世界我是受欢迎的人。我觉得我会这么一直在两个世界中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身边的一个朋友‘易水河畔’提出要我的QQ,甚至要和我见面,他说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的快乐世界被打破了。

  我当然不能和他见面,我想出了种种理由来拒绝他。可是他坚决不肯放弃,我们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而且后来我悲哀地意识到,由于我扮演得太像,身边有这种心思的光棍汉不在少数。如果我答应了某个人的要求,很可能在游戏中引起一场殴斗……”

  “殴斗?”我在QQ这边不由得苦笑,能将一个女性的角色扮演到这个地步,也颇有一番天赋。问题是“村上砍树”已经意识到他所让人迷恋的是他所扮演的那个女性角色而已,离开了那个女性ID,他依旧是默默无闻的他,没有人在意他的喜怒哀乐、生死离别。

  “我是个男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终究要长大,要离开那个虚拟世界,要习惯无人理会、独自奋斗的生活。如果我沉浸在这个被人宠爱呵护的世界太长久,也许我就再也长不大了。实际上,我甚至对‘易水河畔’有了一定的好感,可是我是男的啊!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真的变成人妖,所以我不能再玩了,我要退出。可我不想破坏我在他们心中美好的形象,所以我希望能找个人把这个角色扮演下去,不管他是男是女。

  你有兴趣么?”

  这是迄今为止我所遇到的最为典型的“人妖”扮演案例。将“人妖”这一网络现象的内在成因和外在成因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由于网络上一向女性比较少,因此众多男性玩家在网络游戏中对女性角色都是关爱有加,围着她们团团转,她们指到哪里人就打到哪里,要钱给钱,要装备给装备,有脾气往我头上撒,有人欺负我们给你出气。让众多在生活中没人追捧的平凡女性在游戏中享受到被人宠的滋味,同样也让一些没有人追捧的男性看到了众星捧月的风光,眼红之下也穿身女装来尝尝这种味道。“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过于优越的网络生存环境是吸引众多男性玩家扮演女性角色的重要外因。

  而实际生活中,男性需要承担太多的压力和责任,要应付升学、高考、求职、升职、追求异性等各种激烈的竞争,苛刻的实际生存环境让人喘不过气来。在网络游戏中扮演一个让人呵护怜爱的角色,尝试一种轻松的生活,这是推动男性玩家扮演人妖的重要内因。特别是现在,“独生子女”被宠爱惯了的一代开始跨入社会时,这种心理上“断奶期”的不适应造成的逃避欲望显得特别强烈。

  当然,并不是只有男性玩家会扮演女性,我也曾经在网吧里看到过一个看上去非常文静的女孩,操纵着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追杀其他玩家,而且还不时在屏幕上说出“靠,你丫活得不耐烦了……(此处删去粗话若干)”的惊人之语,让人无法将角色与她本人联系起来。我试着问她为什么不用一个符合自身性别的角色,她回答得倒是很爽快:

  “我已经是个女的了,我干嘛还在游戏里当女的啊?平时我需要注意身份,吃饭要注意仪容,说话要温柔,走路要像个淑女,这些约束我已经受够了。当一个男的多好啊!什么都不用顾忌,可以随便说粗话,可以对军事、体育、机械等男性话题感兴趣而不被人惊异地注视。你试试以女性的身份做这一切,不是被骂没有教养,就是被说成男人婆没人要,所以我用男性的身份,这样就不用做个乖乖女。至于你说的女性ID在网络游戏中生存的种种便利,我毕竟是个女性,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透露自己的身份,同样可以招来一大票亲卫队似的人物跟着我,难道我还怕没有人宠么?”

  所以大多数时间,“人妖”现象只是在都市中感到疲倦的男男女女尝试用另一种身份逃离现实的烦恼和压力,体验另一种生活的方式。问题是,这毕竟是一种虚假的生活方式,所以它还是带来了种种问题。

  “XXX你个该死的骗子,我恨你,你不但骗了我在《精灵》里的帐号和装备,还骗了我的感情……”

  “《魔力宝贝》的玩家注意了,XXX是个人妖,他不但骗了我兄弟的装备和宠物,还用另一个ID在公会里和别人说他是傻X,大家要小心,不要再上他的当……”

  类似的言论经常可以在网络游戏的各种论坛中看见。利用人妖的身份行骗,已经是网络游戏中非常令人厌恶的丑陋现象。记者曾经亲自受外地朋友之托,将一个为《魔力宝贝》中的恋情而神魂颠倒的玩家找到并送回家。当我看到他时,无法相信这个面容憔悴、衣衫褴褛、目光呆滞的人曾经是一个开朗坚定的系统开发工程师。若不是通过各种关系和方法,在引诱对方上线之后,使用笨办法逐个地址查询IP,并迅速赶到现场得知真相,他死也不肯相信和自己在游戏中曾经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的人原来是个同性。由于人妖行骗都是利用他人对自己的感情和信任行骗,因此往往给玩家不仅带来金钱的损失,还有难以忍受的感情伤害。“我感到屈辱。”这是一位也曾经历人妖之骗的玩家在QQ上给我的回答。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无法表露他心中的伤痛,他还会把信任给予网络上结识的朋友么?

  关于人妖行骗的事例应该不用再列举,相信每个曾经尝试过网络游戏的人都在自己身边看到或听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其实在网络上以异性的面目出现以摆脱实际生活中的烦恼和压力,这种行为本无可厚非。美国的开国元勋托马斯·杰斐逊曾经说过,“上帝给予我们权力,让我们在这块和平安详的土地上,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生活。我们唯一需要付出的,是不能用我们的自由,妨碍他人的自由。”当“人妖”这种摆脱压力的行为在损害到他人的时候,这种行为就注定被归入网络罪行的行列,而遭人唾弃。

  事实上,无论对男性或女性而言,长期以异性角色生存在另一个世界,无法避免地会对本身的性别角色产生互动。当村上砍树发现自己对男性产生了好感时,他惊恐万分,因为他无法想象虚拟世界中的交往对实际性格会产生这样的影响。而长期在网吧中厮混的玩家,对身边开始用语音聊天说粗口的女性网民也一定不陌生,她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生存方式而不能自拔。“村上砍树”是个明智的人,他已经意识到“人妖”行为对他的负面影响,所以他选择离开。因为他明白,作为一个男性,他在将来的社会中需要承担怎样的责任和义务,他现在的逃避根本无济于事。这种心理上的“断奶期”是痛苦的,但却是每个年轻人必须面对的“成长的烦恼”,他只有勇敢面对,将来才能以一个堂堂正正男人的身份骄傲地生存。至于渴望摆脱约束得到解放的女性,网络上的自由和发泄只是暂时的,想要和男性一样在社会中平等生存,还是需要实际世界的努力。至于实在渴望以另一种身份生活的朋友,也许可以选择光明正大地成为“河莉秀第二”,没有人有权力鄙视你。也许可以选择悄悄在网络上生存,不要伤害别人,否则就只能永远成为网络世界中罪行的承担者,永远受到被伤害者的诅咒和良心的惩罚。

  现在很可能有不少人对记者是否继承了村上的砍树大业感兴趣,我觉得那个结果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明白行为的性质和危害,以及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这已经足够了。至于我——

  各位觉得我有一颗“仁慈的心”么?
  
 外挂

  它不知从何时开始出现,也不知从何处靠近你的身边,只知道它让你懒惰、无聊、完全失去了原先生存的乐趣。你曾经尝试摆脱它独立生活,却发现它已经像毒品一般紧紧缠住了你,成为你在黑夜里的梦魇。不依靠它,你的举动充满枯燥和烦恼;依靠它,你行为的结果是空虚和寂寞。你无奈,你无言,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你后悔不应该招惹它,但是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的话”,也许你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这个让我们又爱又恨的恶魔,就是——外挂,网络游戏的寄生虫和海洛因。

  “我刚打开瞄准镜,他就‘biu’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我的身边,拔出匕首向我插来。当时那把刀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我也知道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后他就会杀死我。我连说一个谎话的机会都没有,我唯一的念头是,大骂一声:哪个杀千刀的做出了这么一个程序!虽然本人平生无数次问候过某个人的母亲,但我相信这一次的问候是最真挚的。”

  以上是在游戏《三角洲特种部队》的论坛,记者第一次看到声讨网络游戏外挂的言论内容,是玩家对于“变速齿轮”这个外挂的谴责。时间已经过去3年,对于已经生存于比特的时代,习惯按照摩尔定律升级的大众来说,3年实在是很长的一个时间,已经长到足够让我们忘记很多事情,比如什么时候第一次通宵,或者什么时候第一次网恋。但我依然能记得,身边有多少弟兄在看到这篇充满了周星弛味道的帖子之后口水落到了键盘上,当时我们捂着肚子说:真逗,能有程序做成这样么?

  真的能够做成这样,当我目瞪口呆看着敌人在我面前呼啸而来,一闪即去的时候,我也非常真挚地问候了程序作者的母亲。他怎么能够这样——破坏一个游戏?当后来《三角洲特种部队》中充满了这种闪电侠或超人般满地暴走漫天乱飞的对手时,我彻底退出了游戏,放下了我曾经深爱的狙击枪,也挥别了当一个职业玩家的梦想。“你迟早会领悟的,没有一个世界会摆脱罪恶和不平,网络游戏也是一样。”这是一个比我早进入DF战队的前辈离开时对我所说的,在我离开的那一刻我体会到了同样的无奈和悲凉。

  其实文字MUD的老玩家对网络游戏外挂并不陌生。“机器人”是他们对外挂曾经的爱称。和现在的图形网络游戏玩家一样,他们也烦恼于把时间消耗于挖坑、砍树、采矿,所以某些精于编程的高手就编制了一些可以自动执行的程序,来做打桩、劈石这样的练功行为,并在网上免费散发。记者本人也曾经在学校机房开了机器挂上程序然后做自己的事情,我至今怀念看到屏幕上一行行命令自动滚动时的快乐心情。“挖个坑?”(指挂一个机器人)也是我们在机房中相遇时最常用的问候语。直到我们离开学校,离开那个拥挤嘈杂的机房。那时尽管一些有先见之明的天神(GM)警告我们:你们的所作所为,必将毁灭你们追寻快乐的这个世界。但所有文字MUD的玩家都没有意识到,这种“方便游戏的行为”实际上已经破坏了游戏的平衡性,使得网络游戏的世界开始倾斜,拥有或善于利用“机器人”的玩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过没有或不善于使用机器人的玩家。网络游戏作为真实世界的简单虚拟,人物的本领依靠技能表现,成长则依靠经验值的变化体现。由于文字MUD的外挂功能主要集中在自动练功、迅速增长级别等方面,虽然从侧面影响了游戏的平衡性,但谁也没有对此提出太大异议。曾经有人在“修改器”的讨论中提到过外挂对游戏的危害,但由于修改器针对单人游戏,即使破坏游戏的平衡,也是影响游戏的拥有者本人,对他人的影响不大,与单机修改软件类似的早期外挂也是如此。何况当时的文字MUD不成气候,是一干小众自娱自乐的玩物,因此最终对外挂的声讨不了了之。

  文字MUD的风云很快散去,当年在文字MUD中快意恩仇、笑傲江湖的一代,现在都已经马放南山、归隐山林。看着头发日渐稀少的求伯君、腰身渐渐发福的董晓阳,谁都以为“机器人”会像文字MUD一样,渐渐沉淀于历史的记忆中。即使知名游戏评论家白玉盘在上个世纪末曾满面通红地预测“网络游戏将成为新世纪游戏的救世主”时,与会的众人也是一笑置之,更不用说在众人眼中一闪而逝的外挂软件了。“狼来了”,这是一个游戏公司工作人员对白玉盘观点的笑谈。

  当陈天桥凭借《传奇》在2002年掇取上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时,已经没有人记得当初自己曾经发出的轻蔑嘲笑。单机游戏制作公司、门户网站、地方电信部门……一窝蜂扑向这块“最后未被开垦的金矿”。图形网络游戏的兴起,很快就带着游戏外挂再度复兴。已经记不清第一款收费的外挂是什么,但借着网络游戏商业化的东风,外挂作为游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迅速成为个人从网络游戏大金矿中分一杯羹的手段。即使在厂商和舆论的多方打击之下,全民外挂运动如同风起云涌,浩浩荡荡在各个游戏中间蔓延开来。根据记者得到的不完全资料,目前在市面上流行的外挂主要有加速类、增强类、自动类、修改类、辅助类、黑客软件类等,已经远远超过文字MUD时代外挂单纯辅助练级的纵向作用,在网络交际、交易、战斗等横向方面的功能有突破性发展,同时也给游戏的平衡性带来了巨大灾难。

  关于外挂作用的争论,已经不想再列举了,这是永远的斯芬克司之谜。外挂到底功过如何实在很难说清,尽管将它列入网络七宗罪,但是这罪过的成因却扑朔迷离。毋庸质疑,外挂的某些功能是针对游戏本身的弊端,比如著名的免蜡功能以及自动捡装备、穿人、自动放置装备、多点存盘等。当暴雪、雪乐山、EA等著名的国际游戏公司为了让玩家更便利、更开心地享受游戏而尽心竭力时,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却在绞尽脑汁为了让玩家多耗时间在线,为了多赚点钱而设置种种不便。缺乏规则的中国网络游戏行业无法对这种行为作出什么有力的规范行为,外挂中的功能也算是对这种垄断下的肆无忌惮的一种反抗。

  但是,目前外挂中更多的功能还是集中在网际对抗时对于使用者的便利,由于对抗的对象不是电脑对手,是同样追求乐趣的玩家。“破坏了游戏平衡性,破坏了网络秩序,侵犯了其他玩家的利益”,游戏公司控诉的这些罪名都成为不折不扣的事实,战斗中强行退出、锁定攻击对象、加速攻击等功能使得PKer在网络横行时更加无法无天。对于不会使用外挂、用不起收费外挂的那些玩家来说,他们追寻快乐的世界从此变成了血色。看着《传奇》玩家机器上不能再弹起的Shift键,谁能告诉我他们追寻到了什么?

  图形网络游戏会走文字MUD的老路么?难说,但目前已经出现了太多值得所有人忧虑的问题。如果说文字MUD的沉沦是因为自身的局限,那么现在的问题则要归咎与厂商、玩家、管理部门和媒体等多个因素。厂商的贪婪、玩家的无法无天、管理部门的漠不关心、媒体的纵容,最终在外挂这个问题的交汇点上集中体现出来。当记者在玩家那里看到《仙镜传说RO》游戏的最新外挂时,几乎有一种恍然昨世的感觉。这款功能强大到极致的外挂,除了具有一般外挂所具有的自动战斗、捡物品、施放魔法等功能外,最令人咋舌的是它不需要游戏客户端,全文字界面,仅仅需要一个帐号和密码,并具有抗GM监督的功能。看着屏幕上滚动的一行行字迹,众多老玩家的第一反应是——

  这不是我们从前玩的文字MUD么?

  我们以为我们会成为未来的主人翁,却不知道我们也是自己的掘墓工。当外挂带着网络游戏的车轮走回到昨天的情景,谁也不敢肯定昨天“机器人”和文字MUD的下场会不会成为今天的未来。外挂会毁灭网络游戏么?

  不会么?

  会么?

  不会么?

  何必那么认真呢,我们不过是玩玩而已。

  ……
  
  《金庸群侠传Online》类:

  1. 网金伴侣(分为免费版和收费版)主要功能:瞬间移动、全自动跨越版块、点击一次鼠标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快速自修武功、挂机打点、快速集气、自动修内、自动吃药、快速修炼、战斗瞬移、自动躲闪等。

  2. 网金苦力:挂机锻炼游戏中的全部11项生活技能,还可以挂机采矿、伐木、捕鱼。

  3. 网金也疯狂(现更名为网金零零柒):程序完全脱离客户端运行,能一台机器同时玩几个ID,有完善的聊天功能。

  4. 网金狂人:挂机打点、挂机学习、自动移动、自动买药、自动捡物品、修炼内力、自动吃药、遇敌逃离。

  5. 金庸代理四:自动吃人参、自动吃大补丸、自动消点、飞跃到指定地点。

  购买条件:顾客的帐号。

  购买价格:网金也疯狂180元/ID,网金伴侣220元/ID,金庸代理四100元/年,网金精灵注册费40元/ID,网金苦力注册费80元/ID,网金狂人注册费180元/ID。
  
  《传奇》类:

  1. 传奇传神外挂:双倍魔法(魔法师、道士发一次魔法能加倍变成两次魔法,魔法师发一次闪电能变成发两次闪电出来,道士发一张符能变成发两张符出来)、自动加血(可选择你要加的补血药剂种类,选定最低HP,到了最低限度自动加血)、自动加魔(你可选择你要加的魔法药水种类,选定最低MP,到了最低限度自动加魔)、自动瞬移(可选择要使用的飞卷,比如随机卷、地逃卷,选定最低HP,到了最低限度自动瞬移)、火眼金睛(地上掉的东西直接就可以看到,抢东西快人一步)、加速功能(可以调高攻击速度,别人出一招,自己出了好几招)、通存通取(任意在可对话NPC处存取东西)、跑不停(把鼠标移往哪个方向,就会自动不停地往哪个方向跑)、所有职业攻击准确率加25%、魔法师/武士/道士攻击力加2~5倍。

   此外还有特殊修理、穿人、免负重、免助跑、免蜡、看血、延时(设定加血、加魔时间)等功能。

    购买价格:30/月·ID,120元/年·ID。

  2. 传奇霸主(分为免费版和收费版):超负重、看血、跑不停、双倍魔法/双倍道术/双倍攻击、魔法锁定、穿人、显示物品、快速挖矿、自动放药、自动加魔、自动保护、通存/通取、普修/特修、通买/通卖、自动练功、超级防麻、免负重、自动魔法盾、战斗退出、自动发言、自动换符、追杀、防石化、四种攻击方式、刀刀刺杀、自动捡物品、显示玩家信息、显示NPC信息、自动回复、持久警告、锁人、加速攻击、神秘商店等。购买价格:150元/终身。

  3. 极风传奇外挂:免蜡、显血、穿人、免负重惩罚、跑步砍、免助跑、跑不停、战斗退出、快速攻击、显示物品、双倍魔法、自动放置、自动解包等实用功能,被玩家称为最好用的《传奇》外挂。


    购买价格:150元/ID。

  4. 传奇宝贝外挂:一机挂N个ID、聊天自动回复、普修转特修、人物外型改变、中毒时防石化、目标颜色显示、自动捡物等。

    购买价格:100元/ID。
  
  《魔力宝贝》类:

  1. 魔力幻想:脚本和移动、魔力间谍、信息精灵、劳动、快速自动战斗、双开等。 

   购买价格:50元/ID。

  2. 魔力使者:脚本兼容、高速战斗、自动战斗、自动捡物品、多开、显示坐标、无限制刷屏、瞬间转移、魔力透视、非传教士学补血技能等。或许是冥冥中的安排,《传奇》(Legend of Mir2)的发展历程似乎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而自正式收费仅两个月起就遭到服务器恶性攻击开始,盛大公司也在经营《传奇》的种种危机中实力渐渐“盛大”起来。

   购买价格:40元/半年。

  《红月》类:

   红月狂人:跑不停、随身邮箱、瞬移。 

   购买价格:50元/年·ID。

  《千年》类:

   千年挂机:自动练功、长时间挂机、游戏加速功能、自动练气功心法、快速无影脚、组合式练功、屏幕切换功能等。

   购买价格:60元/2000次。